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評論 >

瀘州老窖頻繁漲價 重回白酒前三還要邁過幾道坎

2021-08-06 07:56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瀘州老窖又漲價了。7月27日,瀘州滬欣酒類銷售有限公司發布調價通知,自8月1日起,上海區域的52度瀘州老窖特曲第十代(常規裝)終端結算價上調40元/瓶。實際上,瀘州老窖近來漲價頻繁,范圍涵蓋幾乎全線產品。與此同時,瀘州老窖還推出了多款高端產品。想要重回前三,瀘州老窖還要邁過幾道坎?

幾乎全線產品漲價

7月27日,瀘州滬欣酒類銷售有限公司發布調價通知,自8月1日起,上海區域的52度瀘州老窖特曲第十代(常規裝)終端結算價上調40元/瓶。價格調整后團購指導價358元/瓶,建議零售價428元/瓶。

而幾天前,瀘州老窖剛對旗下頭曲產品進行了漲價。7月19日,瀘州鴻瀘酒類銷售有限公司發布的《關于調整瀘州老窖精品頭曲系列產品價格體系的通知》顯示,自7月20日起瀘州老窖精品頭曲D12產品市場零售價建議328元/瓶,D9產品市場零售價建議228元/瓶,價格分別上調了40元/瓶和30元/瓶。

今年年初,瀘州老窖還對旗下高端產品國窖1573和窖齡酒進行了漲價。其中,52度國窖1573團購價漲至1050元/瓶,52度窖齡酒30年終端供貨價上調10元/瓶,其他不同度數產品價格也均有上調。

實際上,近兩年來瀘州老窖漲價頻繁。據統計,去年下半年,52度國窖1573經典裝在各片區以及全國范圍內漲價六次。其中,6月河南地區階段價以及終端供貨價上調;7月西南大區建議零售價提升,華北(東北)零售價上調;8月產品結算價上調;9月產品終端開票價上調。去年11月,52度500ml瀘州老窖特曲60版團購執行價也上調了30元/瓶。

對此,白酒行業分析師晉育鋒對記者表示,瀘州老窖近兩年確實在頻繁漲價,范圍涵蓋公司高端、次高端、中低端的全線產品,漲價頻次在二線以上白酒企業中數一數二。但是,太過頻繁的漲價會導致市場沒有足夠時間和空間消化,舊的一輪漲價尚未完全被市場接受,新一輪漲價已然開啟。

定價2021元的新品能否打動消費者

一邊對現有全線產品進行漲價,一邊又推出高端新品,價格甚至高達2021元/瓶,瀘州老窖的新品能否激起水花?

去年10月,瀘州老窖上新了高線光瓶酒高光,同步推出了高光G1、G2、G3三款產品,以500ml單瓶裝為例,在瀘州老窖淘寶官方旗艦店的售價分別為398元/瓶、598元/瓶、798元/瓶,遠高于目前光瓶酒的主流價格。今年6月,瀘州老窖再放“大招”,高調發布了“茗釀•萃綠”高光新品,主打養生釀酒,價格高達2021元/瓶。

融澤咨詢白酒分析師劉曉威對記者表示,瀘州老窖的高光系列雖然想將年輕消費群體轉化為受眾,但很難被這一群體真正接受。一是因為瀘州老窖對年輕消費群體的消費形態、消費心理把握不夠,當下年輕人飲酒追求聊得來、輕松的消費氛圍,而不是尊貴、高光的感覺;二是G3 定價798元/瓶已超過了劍南春等主流名酒,從市場競爭的角度來看也不存在優勢。

一位白酒行業內部人士也對記者坦言,目前來看,高光的故事很難令消費者接受。高光的名字容易讓人聯想到人生的高光時刻,瀘州老窖可以找群像代言,記錄下很多人的很多高光時刻,而當前的故事講得還遠遠不夠。

那瀘州老窖緣何上新定價2000元以上的產品?白酒行業分析師歐陽千里對記者表示,2021元/瓶的茗釀•萃綠大概率是限量版的形象產品,更多的用途是展示、收藏。實際上,目前的白酒賽道十分擁擠,瀘州老窖想要重回前三必須要對未來的三到五年提前進行布局,而健康養生酒是一條不錯的賽道,尤其是中高端的健康養生酒領域,目前尚無強手。

晉育鋒也認為,無論是頻繁漲價還是上新高端產品,都表明瀘州老窖在試圖達成“重回前三”的戰略目標。當前白酒行業市場總量下降,瀘州老窖要擴大規模只能通過漲價或調整產品結構,提高高端產品在營收中的占比。

“重回前三”還要邁過幾道坎

實際上,早在2015年,瀘州老窖就提出了重回前三的目標,近幾年其更是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這一目標,那瀘州老窖重回前三還要邁過幾道坎?

數據顯示,去年,瀘州老窖實現營收166.53億元,同比增長5.28%,同期貴州茅臺五糧液、洋河的營收分別為949.15億元、573.21億元、211.01億元。以此來看,瀘州老窖和行業老三洋河的營收差距為44.48億元。但到今年一季度,瀘州老窖實現營收50.04億元,已落后于山西汾酒的73.32億元,排名第五。

瀘州老窖近幾年業績增速持續下滑。數據顯示,2018年-2020年,瀘州老窖每一年營收增速分別為25.6%、21.1%、5.28%,每一年同期凈利潤增速分別為36.27%、33.17%、29.38%,逐年下滑。而四川省瀘州市政府曾印發《瀘州市加快建成千億白酒產業的意見》,意見要求瀘州老窖2020年營收超200億元,瀘州老窖也并未完成這一目標。

此外,瀘州老窖漲價的同時,銷量出現大幅下滑。數據顯示,2015年-2020年,瀘州老窖酒類產品每一年的年銷量分別為19.0萬噸、17.8萬噸、15.4萬噸、14.6萬噸、14.27萬噸、12.09萬噸,五年時間銷量下滑36.4%。

更為重要的是,瀘州老窖高端產品的產能在行業內一直受到質疑。五糧液擁有共16口始建于明代的窖池,瀘州老窖僅有4口。2019年,五糧液高端酒產能達2萬噸,瀘州老窖在2015年之前的財報里提及國窖1573的產量為3000噸,后來再沒有公布數據。

晉育鋒坦言,“按照瀘州老窖最早的說法,只有明代釀酒窖池出產的基酒才能用于釀造國窖1573,而瀘州老窖擁有的明代窖池只有四個,因此瀘州老窖曾提及國窖1573的極限產能也就2700噸。后來,瀘州老窖高層又提到,總產量2%的特優級基酒可用于釀造國窖1573。”(原文標題:瀘州老窖頻繁漲價 重回白酒前三還要邁過幾道坎)

    關鍵詞:川酒 瀘州老窖  來源:中國商報  佚名
    商業信息
    骚虎高清视颊在线观看_骚虎高清视颊高清无删减